基督聖體聖血節 (節日)

「無酵節的第一天,即宰殺逾越節羔羊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願意我們到那裡,給你預備吃逾越節晚餐?」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谷14:12-16,22-26)(6月6日)

聖經:谷 14:12-16, 22-26

釋經

12-16節:預備逾越節晚餐的事

「12無酵節的第一天,即宰殺逾越節羔羊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願意我們往那裡去,給你預備吃逾越節晚餐?」13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往城裡去,必有一個拿著水罐的人迎面而來,你們就跟著他去;14他無論進入那裡,你們就對那家主說:師傅問:我同我的門徒吃逾越節晚餐的客廳在那裡?15他必指給你們一間舖設好了的寬大樓廳,你們就在那裡為我們預備罷!」16門徒去了,來到城裡,所遇見的,正如耶穌給他們所說的;他們就預備了逾越節晚餐。」

12-16節記述耶穌打發兩個門徒進城預備逾越節晚餐的事。按路22:8,這兩個門徒是伯多祿和若望。無怪乎馬爾谷在本段所述的比瑪生動詳細,因為這是他由主事人 ── 伯多祿得來的資料。甚至許多學者,如贊(Zahn)等,認為馬爾谷可能即是參與其事的人:耶穌吃逾越節晚餐的樓廳,可能即是馬爾谷的本家(見14:51,52;宗12:2);那位「拿著水罐的人」(13節),可能即是谷,或者谷家中的僕人。

22-26節:耶穌建立了新而神聖的晚宴 ── 聖體聖事與彌撒聖祭

「22他們正吃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說:「你們拿去吃罷!這是我的身體。」23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他們都從杯中喝了。24耶穌對他們說:「這是我的血,新約的血,為大眾流出來的。25我實在告訴你們:我決不再喝這葡萄汁了,直到我在天主的國裡喝新酒的那天。」26他們唱完聖詠,就出來,往橄欖山去了。」

在晚餐中間,耶穌建立了新而神聖的晚宴 ── 聖體聖事與彌撒聖祭,同時也立了古先知們所預言的新約(耶31章)。因為這次所舉行的逾越節晚宴是耶穌在世與自己的門徒最後所行的一次,由此便預許他們將來在天國中的宴會,那時他們的福樂將是永遠的,那時的筵席將是永不再散的。為明瞭在此所立的新約的血盟,非與聖保祿希伯來書一起讀不可。

觀福音聖史關於建立聖體聖事的記載十分簡略。但是這極其簡略的記載已足以證明此事實的歷史性。馬爾谷在這極重要的記事以前,用「他們正吃的時候」一語為引子。這語句與18節有的相同。谷用這話(亦見瑪)有意把此處所述的兩件事連在一起:一是猶達斯席間所表現的忘恩負義,一是耶穌乘此時機對人類所顯示的至愛。(聖多瑪斯在其所撰聖體瞻禮的聖歌「Verbum supernum」內,極美妙地把這番意思表達出來:他要被一個門徒交於自己的仇敵受死之先,卻把自己交給了門徒作為生命之糧。)

按觀福音聖史的記載,耶穌是在舉行逾越節晚餐中建立了聖體聖事,大概是在逾越節晚餐的第四部分內,建立了聖體聖事,即在吃了羔羊的最後一塊肉後,眾人應喝所謂「祝福杯」內的酒時,耶穌建立了聖體聖事。路22:20(格前11:25同)明說:「晚餐以後」,耶穌把盛有自己聖血的爵遞給宗徒們喝。似乎同時,即不久以前,耶穌也將變為自己身體的餅給了宗徒們吃。耶穌此時所遵行的儀式,給宗徒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吃過逾越節羔羊的最後一塊肉以後,按古傳說,同席的人就再不許吃東西了。然而耶穌這一次卻拿起晚餐中所剩餘的餅來祝福了,或如路與聖保祿說的耶穌祝謝了餅,感謝天父賞賜了餅和酒這些自然禮物,藉它們的外形,給宗徒和後世的信徒留下更高尚的禮品。

耶穌當著宗徒面前擘開了餅,雖然在普通晚餐中,家主有擘餅分給同席者的儀式,但是耶穌此次擘餅卻有極深的意義。這由以下的經文可以知道:是表示耶穌把自己祭獻過的身體交給宗徒當作食物。為此「擘餅」(fractio panis)一語,已在宗徒時代就用來表示聖體聖事(格前10:16)。耶穌把擘開的餅遞給宗徒們時說:「這是我的身體」;把杯遞給宗徒們時說:「這是我的血」,所說的這兩句話是最重要的:是說耶穌以餅酒的外形交給宗徒們的,已不是餅酒的原來物質,卻是耶穌的身體和血。耶穌說出那兩句話的同時,餅和酒的體質已完全改變,因此聖教會以transsubstantiation(實體轉變)一詞來表示「成聖體」和「成聖血」的事。

雖然十六世紀自名為「宗教改革者」,和以後基督教的各宗派不肯承認耶穌成聖體血的話所有的真正含意,但那真正的含意不因他們的否認而被抹殺,就是路德本人也必須承認說:「經文的力量太強,我不能作別種解釋。」換句話說:按耶穌的話,我必須承認此處所論的是耶穌的真體真血。當耶穌講聖體的道理時,那末清楚地強調了吃自己血肉的必然性;宗徒們也沒有把耶穌的話懂為別的意思(若6:48-50特別是53-56)。

耶穌把自己的血遞給宗徒們喝時,又加上一句說:「為大眾流出來」這話極清楚指出,所論的是耶穌的真正祭獻。耶穌祭獻自己為叫眾人藉這祭獻獲得罪赦。此外,又因為這流出的血稱為「新約的血」,無疑地,主耶穌此時想起以前藉梅瑟訂立盟約的儀式。梅瑟訂立盟約時用犧牲的血撒在選民身上說:「這是上主與你們所立的盟約的血」(出24:8)。就像舊約是藉血訂立的,這樣先知所預言的新約(耶31:31-34),如今也是藉「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基督的血(伯前1:19)訂立的。這新約遠超過舊約,因為不僅是與選民,也是與「大眾」訂立的。

我們此處要略為指出觀福音聖史對建立聖體的記載所有的異同。若望未提及此事,似乎有兩個理由:第一、因為三對觀福音已記述了;第二、當若寫福音的時代,舉行彌撒和領聖體,是久矣通行,盡人皆知的事,不必再記。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若望在6章已極詳盡記述了聖體聖事奧義。三對觀福音中,馬爾谷和瑪竇幾乎完全相同。路加對建立聖體所記的與聖保祿在格前11:23-25也幾乎完全相同。關於對觀福音在此事上所有的區別,參閱路22:15-20。至於成聖體聖血的經文格式,看來以谷和瑪所記的,更合乎原有的形式,因為路所記是按聖保祿所傳授的,其目的是在於更清楚給希臘讀者說明新約祭獻的特性和新約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