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期第三主日

「就在一周的第一天,他們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村名厄瑪烏,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他們彼此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正談話討論的時候,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路24:13-35)(4月26日)

聖經:路 24:13-35

釋經

13-35節:概述

路加福音約在第一世紀末成書的。當時的教會主要由沒有親眼見過基督的基督徒組成。本記事把他們(和我們)與基督連繫起來;基督仍透過閱讀和解釋聖經(27節)以及主的晚餐(30-31節)而啟示。後來的門徒沒有因為未能見過耶穌而處於劣勢。

本記事重複天使在瑪默勒向亞巴郎和撒辣顯現的故事(創18:1-15)。在兩個故事裡,主人都未能認出他們的客人是重要的,但仍殷勤款待。在兩個故事裡,殷勤款待導向啟示──導向祝福。

路加福音把復活的敘述分為三個部份:墳墓、厄瑪烏、相聚會的門徒。這編排尤其注意到路加的象徵性地埋。第一個故事證實耶路撒冷是死亡和不信的地方(24:11)。然後,厄瑪烏的故事──失望地離開耶路撒冷(24:17)──確立要把一句話帶回耶路撒冷(24:33,35)……耶路撒冷所渴望已久的救贖(2:38)……以令人驚訝的方式發生,是從耶路撒冷以外而來的,正如耶穌自己是從耶路撒冷以外而來的。

本記事涉及很多禮儀語言,包括「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30節);「主真復活了」(34節);以及「分餅」(35節)。復活基督透過講述故事、解釋聖經,以及擘餅而啟宗。

13-16節:他們中有兩個人往厄瑪烏

「13就在那一天,他們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村名厄瑪烏,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希臘文:stadious hexekonta)。」14他們彼此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15正談話討論的時候,耶穌親自走近他們,與他們同行。16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往了,以致認不出他來。」

「就在那一天」(13節)。「那一天」所指的是第一節所記載「一週的第一天」。這是復活節下午──剛是耶穌從死者中復活的幾個時辰後。

「他們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村名厄瑪烏,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13節)。「他們中,有兩個人」所指的是「那十一門徒及其餘的眾人」(9節)。宗徒的名單從沒有提及克羅帕,所以,這兩個人是在「其餘的眾人」中,而不是在十一宗徒中。他們可能是夫婦,部份是因為他們正如夫婦一樣,一起殷勤款待。

我們對厄瑪烏的認識不多,只知道它距離耶路撒冷約六十斯塔狄。耶穌的顯現都是在耶路撒冷附近發生的。

本記事沒有告訴我們,這兩人為什麼前往厄瑪烏,儘管他們殷勤款待耶穌──他們邀請耶穌同他們住下──那麼,厄瑪烏好像是他們的家。厄瑪烏是這兩人曾經前往過的地方,他們企圖忘記耶穌,忘記他一生最大失敗的地方。家可提供那種庇護。

「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往了(ekratounto),以致認不出他來」(16節)。問題不在於耶穌的顯現已改變,或者厄瑪烏的門徒是否心煩意亂。這個動詞是被動式,說明這兩個門徒是被動的。天主正阻止他們看見那明顯的事物。

17-24節:獨有你不知道嗎?

「17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些什麼事?」他們就站往,面帶愁容。18一個名叫克羅帕的,回答他說:「獨有你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在那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嗎?」19耶穌問他們說:「什麼事?」他們回答說:「就是有關納匝肋人耶穌的事。他本是一位先知,在天主及眾百姓前,行事說話都權力。20我們的司祭長及首領竟解送了他,判了他死罪,釘他在十字架上。21我們原指望他就是那要拯救以色列的。可是──此外還有:這些事發生到今天,已是第三天了。22我們中有幾個婦女驚嚇了我們;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裡,23沒有看見衪的遺體,回來說她們見了天使顯現,天使說他復活了。24我們中也有幾個到過墳墓那裡,所遇見的事,如同婦女們所說的一樣,但是沒有看見他。」

「一個名叫克羅帕的,回答他說」(18節)。這段經文充滿反語。克羅帕假設耶穌「獨有在耶路撒冷作客,不知道在那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18節),但事實上,耶穌是唯一真正了解這些事件的人。克羅帕本身才是無知的。

克羅帕簡潔地以這幾節來概述福音,說:

──耶穌是「一位先知,在天主及眾百姓前,行事說話都權力」(19節)。這是真的,但又不是全部真相。耶穌是先知,在4:24和13:33也這樣形容自己──但他也不只是先知。他是一位好像梅瑟的先知。宗7:22形容梅瑟是「行事說話都權力。」申34:12說,梅瑟「在全以色列眼前……行……大能作為。」現在,克羅帕形容耶穌是「一位先知,……行事說話都權力」(19節)。

──「司祭長及首領竟解送了他,判了他死罪,釘他在十字架上」(20節)。這裡沒有提及羅馬當局或群眾。路加堅持猶太人領袖要對耶穌的死負責。

──「我們原指望他就是那要拯救以色列的」(21節)。「我們原指望。」這是悲傷的話──希望變成了絕望。對這些門徒來說,以色列的得救,其意思是以色列從他們的仇敵,即羅馬人得以解放。然而,對路加來說,耶穌的確拯救了以色列,並帶來天國。耶穌就是藉著他的死亡而完成救贖並為這新的盟約蓋印(路22:20)。

──「這些事發生到今天,已是第三天了」(21節)。諷刺的是,雖然每過一天都使他們越益失望,但路加的讀者知道,耶穌曾預言自己在第三天復活(9:22; 13:32; 18:33; 24:7)。對那些知道故事怎樣結束的人而言,提及第三天,本身正是充滿希望的。

──「我們中有幾個婦女驚嚇了我們,」說「她們見了天使顯現,天使說他復活了」(23節)。婦女的報告製造了驚嚇,而不是信德。

──「我們中也有幾個到過墳墓那裡,所遇見的事,如同婦女們所說的一樣,但是沒有看見他」(24節)。

我們必須羨慕這兩個厄瑪烏的門徒。猶太人領袖殺害了耶穌,而門徒因害怕自己變成下一個被殺害的人,所以躲藏起來。厄瑪烏的門徒可能對於他們與耶穌之間的關係三緘其口──也許除非有信任的朋友在一起。然而,他們在這裡,竟向一個他們認為是完全陌生的人公開地談論耶穌。

25-27節: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

「25耶穌於是對他們說:「唉!無知的人哪!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26默西亞不是必須(希臘文:dei)受這些苦難,才進入他的光榮嗎?」27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

「唉!無知的人哪!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25節)。訓誡門徒未能相信先知的話(25節)。先知「同時指稱耶穌的傳教使命(14:16-30),也指稱他的受苦、死亡復活(26-27,44-47節)。因此,路加認為聖經足以產生信德(參閱16:31)。

「默西亞不是必須(希臘文:dei)受這些苦難,才進入他的光榮嗎?」(26節)。Dei一字使人想起天主的命令──天主所規定的事物。耶穌暗示天主規定默西亞要先受苦,然後才進入他的光榮。儘管這對於首批門徒並不是顯然易見的,但厄瑪烏的門徒視耶穌為先知,提醒我們,先知是遭受迫害(6:23-26)和被殺的(11:47-49; 13:34)──耶穌親自說的。天主的方法不是我們的方法。天主揀選十字架的愚妄,因為「天主的愚妄總比人明智,天主的懦弱也總比人強」(格前1:25)。我們不應驚訝天主──揀選年輕的達味以及基德紅的小軍隊以及小小的以色列──也會選擇十字架。

「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27節)。路加沒有告訴我們,耶穌用了那些經書來揭示自己。這可能包括申18:15;詠110:1; 118:21-23以及達7:13-15。

我們會懷疑,耶穌是否明顯地把先知的受苦和死亡與自己的受苦和死亡相關連。先知當然充作釘十字架──也是天主期待我們的謙遜、犧牲的服務的模範。

聖經是啟示基督的有力媒介。基督徒受到聖經的指引和強化。非基督徒藉閱讀聖經而得說服。基德紅講述人民的生活因閱讀聖經而改變。讀經在我們的禮儀中佔顯著的位置,因為它有力地見證基督。

28-32節:他們的眼睛開了

「28當他們臨近了他們要去的村莊時,耶穌裝作還要前行。29他們強留他說:「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因為快到晚上,天已垂暮了。」耶穌就進去,同他們住下。30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31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但他卻由他們眼前隱沒了。32他們就彼此說:「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

「當他們臨近了他們要去的村莊時」(28節)。這聽來厄瑪烏的門徒好像已抵達他們的家。耶穌繼續前行,要離開他們。按照習俗,他們須邀請耶穌留下來吃晚餐,耶穌也要拒絕,除非他們堅持。正如上文指出,這故事提醒我們想起亞巴郎在瑪默勒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招待天使(創18:1-15)。

「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就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他們」(30節)。這些幾乎是路加用來形容耶穌在最後晚餐的行動的說話(22:19)。要尤其注意四個動詞:拿起、祝福、擘開、遞給。耶穌在餵飽五千人時採取同樣的行動(9:12-17)。按慣例,主人在家中履行這些行動,而主禮在崇拜禮儀中履行這些行動。耶穌是客人,但在這次吃飯時同時成為主人和主禮。

「他們的眼睛開了,這才認出耶穌來」(31節)。較早前,「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往了,以致認不出他來」(16節)。現在,他們的眼睛開了。展示聖經是預備他們認出他來,然後就是擘餅。這是天主遮蔽他們的眼睛,也是天主揭開他們的眼睛。同桌用膳是路加的主要的主題。耶穌復活後的多次顯現,路加以用膳來描述」(24:41-43;宗1:4; 10:41;也參閱若21:9-15)。他們一認出耶穌,他卻隱沒了。

這記事是對應富翁與拉匝祿的比喻(16:19-31)。在那個比喻中,拉匝祿躺臥在富翁的大門前,但富翁既不理會他,又不把餅分給他。他們在死後的情況逆轉了,富翁乞求天主派遣拉匝祿給他一點水。其諷刺的是,富翁因未能幫助拉匝祿,自己也失掉了祝福。我們幻想一刻。如果富翁與拉匝祿分享餅,那麼,他們發現什麼?。相反地,厄瑪烏的門徒殷勤款待耶穌,其賞報就是得到復活的主私人接見。我們從不知道,藉著殷勤款待,我們會得到什麼祝福,而相反地,我們會失去什麼祝福。

「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解釋了」(27節)。耶穌以透過聖經來揭示自己作開始(25-27節)。在一會兒,他將在感恩祭中完成他的啟示(30-31節)。基督仍藉著聖言和聖事啟示自己。

「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32節)。當時,這兩個門徒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耶穌準備他們接受那隨著擘餅而來的啟示。

33-35節:他們遂即動身,返回耶路撒冷

「33他們遂即動身,返回耶路撒冷,遇見那十一門徒及同他們一起的人,正聚在一起,34彼此談論說:「主真復活了,並顯現給西滿了。」35二人就把在路上的事,及在分餅時,他們怎樣認出了耶穌,述說了一遍。」

「他們遂即動身,返回耶路撒冷」(33節)。厄瑪烏的門徒急於與耶路撒冷的門徒分享他們的故事。「要回到耶路撒冷,得要走七哩的路程」,而且時間已晚,但他們實在不願意只是自享好消息。

「主真復活了,並顯現給西滿了」(34節)。厄瑪烏的門徒一抵達耶路撒冷,便遇見那十一門徒及同同他們一起的人,正聚在一起,彼此談論耶穌向伯多祿顯現。「我們必須……查究為什麼路加特別叫人注意西滿。無容置疑,這是說明西滿已在否認耶穌及懺悔後得以完全復原(22:55-62),因而承認西滿不僅真是『復活的見證人』(宗1:22),也是見證人團體的領袖(參閱22:31-34)。

「二人就把在路上的事,及在分餅時,他們怎樣認出了耶穌,述說了一遍」(35節)。厄瑪烏的門徒只跟其他門徒分享他們的見證。唯有在稍後,他們將領受『自高天而來的能力』之後,便會在非信徒前作見證(47-48節;參閱宗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