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體聖事(Holy Eucharist)

四聖史清楚記述,耶穌最後一年,在臨死以前與宗徒舉行了逾越節宴,在此宴會中建立了聖體聖事(Holy Eucharist)。無疑地,耶穌在這次逾越節宴內,遵行了猶太人舉行這節宴的一切禮儀。這些禮儀歷代遵行,視為神聖不可侵犯。雖然我們現在所有描述這些禮儀的文獻,都是公元二、三世紀的經師所編撰的(見Strack-Billerbeck,IV,I,pp.41-76),但這些禮儀是猶太民族已從久遠的時代相傳習行的,為此我們可以推斷,在耶穌的時代所奉行的禮儀與後世經師所記述的一定沒有多大的出入。為此在這裡把猶太人舉行逾越節的主要儀式,簡略地討論一下,使我們能更容易明白耶穌建立聖體的禮儀。

地點——逾越節晚餐應在聖城區域內舉行(申16:2-4)。

為此眾人,連那些由遠地來京過節,由於人數眾多,城內不能容納,大部分住在耶京近郊村莊內的朝聖者,都在「尼散」月十四日晚上聚集到京城來。因為人數倍增,——據史家若瑟夫所載:僅就具有法定聖潔,能舉行逾越節宴的人,就已超越二百七十萬人(Strack-Billerbeck,l.c.,p.42)——所以為舉行逾越節宴,必須預先尋找合適的地方,預先湊集一席吃節宴的人。

晚餐廳應相當寬大,因為至少該有十個人共進晚餐,而且進食時必須躺臥在墊子上。(躺臥進食,為猶太人算是出離埃及獲得自由的表示。)到了傍晚,凡加入某一小團體過節的人,都應齊集在預定的地方。在那裡由太陽落後直到半夜舉行節宴。羔羊應該吃盡,不要留下什麼到第二天早晨(申16:4)。

耶穌時代猶太人慶祝逾越節晚餐時座席的方式

 

逾越節宴的禮儀——赴席的人進來時,一切飲食品都應已經擺在桌子上:

(a)要置備下足夠的葡萄酒,為每人至少應有四杯。酒中要攙上少量的水(彌撒時酒中攙上幾滴水的禮節,即從這裡來的。按宗徒訓誨錄(Con., Ap.,8,12)說:耶穌「也用水攙在酒杯內。」
(b)果漿(charoset),是用各種果子加上少許醋和葡萄酒製成的。(這算由埃及解放的標誌。)
(c)苦菜,是幾樣含有苦味的生菜。(這是為紀念在埃及長期的奴隸生活。)
(d)無酵餅。(是脫離埃及迅速出走的表示,因為當時倉猝出走,沒有時間準備發酵的麵餅。)
(e)火烤的逾越節羔羊。這羔羊平常稱為「巴斯卦」(Pascha)。

為吃這羔羊規定了特殊的禮節。在這晚餐內所應遵守的禮節,可分為四部分:

(1)席前都要洗手。如果是由遠處來的,還該洗腳。(若13:5洗腳的禮節也可這樣解釋,雖然其中還含有一番深意。)洗滌後,斟滿第一杯酒,加上少許水。家主或舉行晚餐團的主席乘這極隆重的慶節在這杯上宣讀祝福的經文。由不同的經文中,今只選擇一篇如下:「上主,我們的天主,世界的君王!你是應受讚頌的,因為你給自己的人民以色列,預備了歡樂和紀念的慶節。上主!你是應受讚頌的,因為你祝福以色列和四季。」祝禱後,把酒遞給同席的人喝,然後把擺有食品的桌子抬到中間。家主或主席又祝福後,將蘸了菓漿的餅,自己先嘗,然後分給同席的人吃。

 

 

 

(2)斟滿第二杯後,接著舉行的是所謂的「哈加達」(Haggada),即講述出埃及的歷史。依照法律的規定(出12:26; 13:8),孩子(若無孩子,即同席的一人),向父親或主席問有關這慶節和所預備的食品的意義。主席應當解釋以下三點:為什麼吃「巴斯卦」羔羊、無酵餅和苦菜。然後唱兩篇「哈肋耳」聖詠(113和 114),記念被解放出離埃及的事。隨後把第二杯遞給同席的人喝。以後主席洗手,擘開餅,遞給同席的人吃。此時念一篇與現今彌撒「頌謝詞」(preface)很相似的經文說:「我們應當感謝、讚美、光榮、稱揚、尊崇並歌頌天主,因為他向我們的祖先和我們行了這一切奇事,使我們脫離流徙獲得自由,脫離困苦獲得歡樂,脫離憂愁獲得喜樂,脫離黑暗獲得光明,脫離奴役獲得救贖,為此我們唱新歌:亞肋路亞!」

(3)再洗手後,開始吃正式的逾越節晚餐。赴宴的人圍著桌子側臥在墊子上;主席先開始,大家就隨著他一起吃逾越節羔羊的肉。吃完最後的一塊,正餐即告結束。

(4)吃後洗手,斟上第三杯酒;此杯稱為「祝謝之杯」,因為要以極隆重的禮節祝福這一杯。「念祝福辭的人,正襟危坐在墊子上,雙手接過杯來,稍微在桌子上舉起來,然後只用右手持杯,誦念謝恩祝文,感謝天主養活全世界,特別賜給了以色列人民挑選的土地。」以後又祈禱說:「望全善仁慈的天主使我們當得起看到默西亞的時代和未來世代(默西亞世代)的生活。」最後斟上第四杯酒,並加上一點水,便繼續唱第二部分「哈肋耳」聖詠(115-118)。唱完聖詠,節宴即全告結束。

建立聖體聖事與逾越節晚餐的關係——如把上述逾越節晚餐的禮儀與福音所記載的對照,可以看出,耶穌同宗徒在最後晚餐中,直到第三部分吃完羔羊,所行的禮儀與上述的禮儀幾乎完全相同。及至開始節宴最後的第四部分時,似乎即在此時耶穌建立了聖體聖事。路22:20與格前11:25所用的「晚餐以後」一語,似乎是指這一部分。同時聖保祿用「祝福的杯」(格前10:16)稱耶穌聖血的杯,似乎也是指這一部分。看來耶穌是在此時拿起剩下的無酵餅,謝了恩,祝福了,祝聖為自己的身體後,即擘開分給宗徒吃。以後拿著杯行了同樣的禮節,把杯中的酒祝聖為自己的血,遞給他們喝(瑪26:26-28與對觀福音相對處)。從聖教會初興時為彌撒所用的「Eucharist」一名和祝聖餅酒的禮節看來,似乎也證實是在逾越節晚餐的第四部分中建立了聖體聖事(見第2點逾越節宴的禮儀)。耶穌如此以事實表示了「巴斯卦」羔羊的祭儀和「巴斯卦」晚餐永遠終止了,「除免世罪的(真)羔羊」(若1:29,36;參閱依53:4-11)替代了舊約的祭獻(格前5:7,8;伯前1:19;若19:36)。昔日舉行逾越節的兩種預像,即逾越節是祭獻也是晚餐,在耶穌新立的聖體聖事內,完全應驗了,因為聖體聖事是祭獻也是祭餐。

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後,與宗徒們似乎沒有再喝第四杯,但為結束晚餐,如瑪26:30(谷14:26)所記,依照傳統的禮儀唱了第二部分「哈肋耳」聖詠(115-118),就離開了餐廳。

按歷史相傳,晚餐廳原址是在耶路撒冷西南,也許即是若望馬爾谷的家(宗12:12,25)。到了第二世紀,信友為紀念聖神在此晚餐廳降臨,在這裡修蓋了一座小聖堂(宗1:13)。

 

Published Date: 
Sunday, July 2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