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翰(John the Baptist)

若翰又稱洗者若翰,拉丁文稱「Ioannes」。從路加福音我們知道若翰的父親名叫匝加利亞,母親叫依撒伯爾,是在他們二人老年時,天主賜給他們的兒子(若翰按希伯來文即是「天主的恩賜」之意),而且是由天使報知他們將會懷孕生子,同時並告知他們,若翰將負有特殊的使命,作默西亞的前驅,因而他自幼淡酒濃酒都不喝,而且還在母胎中就要充滿聖神(路1:11-20)。當他出生後,第八天受割損時,由他的父親匝加利亞給他起名叫若翰(路1:59,63)。當時匝加利亞由於由衷的喜樂,曾吟詠了一首詩歌,來讚美感謝天主的仁慈,同時也預言了他這新生的嬰兒,一如天使已給他報告過的,日後將負的,是為默西亞前驅的使命(路1:76)。據一古老的傳說,若翰的故鄉是在耶京西,距耶京約七公里的艾殷卡陵(Ain Karim)。至於聖若望在他福音的序言裡,也曾論及若翰,他說:「曾有一人,是由天主派遣來的,名叫若翰,這人來是為作證,是為光作證,為使眾人藉他而信,他不是那光,只是為給那光作證」(若1:6-8)。若望的話和路加所記述的,可說意義完全相同,二位聖史以不同的言詞,將若翰的由來以及使命,都清楚的寫出來了。

若翰怎樣進行他的使命呢?當耶穌快要出來傳教時,如谷1:4所說:「若翰便在曠野出現,宣講悔改的洗禮,為得罪之赦」。關於若翰所講的道理見瑪3:7-12,若翰不祇給他人宣講悔改的道理,而他自己先以身作則,度著刻苦的生活,如聖史所說:「他穿的是駱駝毛衣,腰間束著皮帶,吃的是飛蝗野蜜」(瑪3:4),是以日後耶穌他曾以若翰所度的刻苦生活,以諷刺當時權貴所度的奢侈生活(瑪11:8)。若翰除講道外,第二便是給人付洗,這也正是他得名「洗者」的來由。若翰施洗不祇在一個地方,按若1:28施洗的地方是在約但對岸的伯達尼;但在若3:23又提及另一地名,即臨近撒林的艾農。聽若翰的講勸及受若翰洗禮的,包括有各級的人:有普通百姓,有軍人(路3:14),甚至有法利塞黨人和撒杜塞黨人(瑪3:7),連耶穌自己也擠身人群中受若翰的洗禮,但若翰一眼認出耶穌不是平凡人,而正是他應該為他作證的那位,是以若翰初不願給耶穌付洗,但在耶穌邀請下,他才依耶穌的話,給耶穌付洗(瑪3:14,15)。在他給耶穌付洗後,便乘機當著群眾為耶穌作證,說他自己不是默西亞,在他們中間站著的,而他們不認識的那位才是默西亞,而且若翰說,連給他解鞋帶也不配(若1:19-28; 瑪3:11)。之後,按若1:35即耶穌受洗後第二天,若翰把耶穌介紹給他的兩個門徒,使他的門徒跟隨了耶穌。這兩個門徒,一個是西滿伯多祿的哥哥安德肋,另一人即若望自己。若翰除了上述以講道付洗為耶穌作證外,末後更以他的性命為正道與真理作證,即以嚴詞指責當時在猶太的最高權威黑落德分封侯的婚姻不當,有違道德,因而被那淫蕩的女人乘機所殺(瑪14:1-12),是以若翰被耶穌譽為「婦女所生的人中,沒有一位比若翰更大的」(瑪11:11)。

若翰以他的性命為正道與真理作證,嚴詞指責當時在猶太的最高權威黑落德分封侯的婚姻不當,有違道德,因而被那淫蕩的女人黑落狄雅(Herodias)乘機所殺(瑪14:1-12)

此外,若翰曾收聚門徒,並教導他們禁食與祈禱(路11:1; 5:33; 瑪9:14),但是否成為一個固定的社團,福音上未有記述。但在保祿傳教,經過厄弗所時,曾遇到了一些只認識若翰洗禮的人(宗19:1-4),由此可見若翰的講勸,一直到教會初興時,仍有他的影響力。至於若翰在生時更不必說,無怪當那淫蕩的黑落德聽到耶穌的名聲,心裡感到不安,還以為他所砍頭的若翰由死中復活了(瑪14:1-2)。

末後,由於近年在死海傍谷木蘭文獻的發現,不少學者便進行研究,若翰與谷木蘭團體是否有關,從一方面看,若翰的苦身克己生活,與谷木蘭團體生活確有相似處;但另一方面,若翰的生活,至少在他執行他身為默西亞前驅任務時,他並不屬於谷木蘭團體,是以充其量可說若翰當他在曠野度獨修生活時,可能受過谷木蘭團體生活的薰陶,尤其第四福音作者若望,他在跟隨耶穌前,原是若翰的弟子,在他的福音內,特別強調光與黑暗的對照,也許即受了他第一個老師若翰受自谷木蘭團體教育的影響。不過是否確實,至今尚未能下一決定性的答案。

 

Published Date: 
Sunday, December 17, 2017